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乡愁的样子

       600×256

       解放军报/田胜平  

乡愁,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化不开的情结,是唐诗中的“床前明月光”,是宋词里的“燕然未勒归无计”,也是余光中笔下的一抹“海棠红”……离家远了,时间久了,对家的思念就会变得愈发强烈,每到夜深人静,思绪就会情不自禁地飞到家乡,那故乡的风物,就是乡愁的样子。

 600×319

炊烟

一缕炊烟,又开始在脑海萦绕

放学路上,背着书包的我,总会朝家的方向眺望。

父亲、母亲分别只读到小学六年级和三年级,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可他们就认准了必须让儿女读书这个“理”。

那时,家里很穷,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为了生计,父亲每天早上6点钟出发,步行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买竹子,待锯好后便挑着竹筒拼命往家赶,通常是晚上8点多到家,随后便开始用手工削筷子,等三五天后去城里卖,父母就以这样的方式供我们上学,以这样的方式不让我们挨饿,以这样的方式养活我们姊妹3个。

正因为如此,我与同龄人相比,对饥饿的记忆比较模糊,脑海里,经常浸满了炊烟的影子:只要一看到炊烟,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因为炊烟的那头,有父亲一个劲添柴、母亲在灶台忙着做饭的情景,还有等我回家的期盼;只要一看到炊烟,我就想到母亲的饭菜香。尤其是上高中后,每个月回家一次,父母都会想法设法为我改善伙食,而他们自己却不吃,恨不得把所有的好菜都夹在我碗里让我吃掉,这样他们才高兴。

我在盼望看到炊烟的日子中慢慢长大,后来,我离开家、当了兵、考上了军校、走上了工作岗位。

尽管现在已身居都市,生活中几乎看不见一点炊烟,但我明白,炊烟永远都是我想家的因子,永远都会伴着我的一生思念满怀。因为,有炊烟,就有美好的童年;有炊烟,就有山村的伙伴;有炊烟,就有父母的健康和游子的祝愿。

 600×396

 小河

清澈的河水,一直流淌在心间。

无论人在哪里,小河的踪影却一丝都没有磨灭。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6岁时,我就和堂哥一起,到河里抓鱼,运气好时,还能装满半鱼篓,并且等到赶集时,还可以拿去卖个好价钱。有钱了,可以补贴一下家用,甚至可以给姐姐当作在学校时的伙食费。

到现在,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当年“小萝卜头”一个,鱼儿怎么会被我逮到?思来想去,唯一找到的答案,就是小河对我的情感,或许它不忍心看见小小年纪的我流泪沮丧而归,或许它是被我对生活的执着感动而大发慈悲。

小河哺育着我,而我离开小河已有好长一段时间。

去年回家,我特意沿着小河走走,去重温我的当年。在离开家10年多的时间里,小河经过雨水的冲刷,仅有部分堤岸略有更改,而自己经过岁月的冲刷,已由童年步入壮年,两鬓也开始现出银白。

是啊,人生的当年永远不会复返,但小河的当年却是人生的永恒纪念。

 600×384

 泥土

泥土的颜色,一直都是黑的。尽管有时也会出现泛黄,但总会被黑色的情怀染得分不开。

我的祖祖辈辈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耕耘,日复一日,黑色的土地,也变得愈加肥沃,土地就这样继续养育着我们一代又一代。每次回家,都会发现黑土地上新垒起的坟堆,每每听着墓中主人公的故事,自己都会满眶泪水。

是啊,他们悄悄来到这个世界,在黑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待到变老时、无法下地劳动时,儿女本来想好好尽一下孝心,可他们却又匆匆离去,和儿女天各一方。

尽管这样,家乡的亲人,对土地却始终没有怨恨、唯一觉得缺憾的是,为什么自己不能多在土地上劳作一段日子,活一段日子,一年、一月甚至一天。于是,他们以自己特殊的方式,在老去的那一天,葬于泥土当中,与泥土紧紧相融。

那曾经看来寻常的山水土地,就是游子心中那魂牵梦萦的故乡。

 600×256

责任编辑:admin888
注:本文转载自百姓中国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