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孝中华周刊文摘:望月 作者/李乾坤 --散文--百姓视野导刊

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望月 作者/李乾坤

2017082328296591.jpg

文/李乾坤

夜凉如水,侧身久久斜目凝望窗外静挂在浩空中的那弯新月,皎洁轻柔的月光,使其它星斗黯然失色。窗外是流光溢彩的街市和温清朦胧的路灯。万簌俱寂。此时此刻,工作辛劳了一天的人们,想必已进入甜蜜悠畅,酣然幸福的美梦了吧?

几次辗转反侧,了无睡意。我下意识地把身体蜷缩在薄薄的,散发着异味的棉被里。同时,心也深深地蜷缩在无助的思绪里。对那弯新月,我默默地凝望着倾听着,情愫有些颤动。仿佛听见故乡葡萄和丝瓜架下,有蟋蟀唱歌,有蝈蝈奏曲,有草虫轻吟,有萤火虫在翩翩起舞。但这些,也许只是在我耳朵和记忆中的絮语,不断演绎割舍不开的乡愁。我想,它是我当下狭小空间生活的注脚。  

       已被岁月沧桑磨砺的我,在深刻反悟过去感情深爱的同时,也在反省以往琐碎生活的点点滴滴,细细品味琢磨,是怪不得别人的,怪不得被岁月沧桑磨砺后的落寞伤愁要淹没自己,所有的一切,还不是因为过分的溺爱、宽容和善心所造成的么?当下生活是孤独禁锢性的,真正企及期盼的是可贵的的幸福。不过,在孤单的生活虽说是临时性的,但心里却汹涌着许多牵绊,就是因为有了许多的牵绊,在这季冬天才不会觉得天冷气寒,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了黯然神伤的思念,催人泪下的不眠。所以,我就这样等待着,坚强着。尽管,最后也许自己的心会成为住惯了笼子的鸟儿,自由广阔的天空,除了给自己一点点略略的畅想外,更多的是让自己在充满忧患和犹疑的曾经禁锢的心囚中自新自强自立,自我憧憬明日的曙光。  

我甚是眼拙嘴笨,反应迟缓,没有敏捷的思维和敏锐的洞察力。虽知道自己并非是那种胸无大志的人,可内心深处仍总有一种莫名的落寞和渴望。在长久的漂泊中,常扪心自问,身在异乡为异客,何时会有一处属于我的所在?所在在何方,有多远呢?多年来,我用许多艰辛与勇气去探索,命运最终在他人设置的陷阱中流落。这常让我产生某些失望,甚至是绝望的难过。只是,我不甘于沉沦,相信命运能改变人,人也能改变命运。其实,人就是矛盾的综合体,在矛盾中是否能够认清是非曲直,拥有锲而不舍,持之以恒,坚韧不拔的精神,关键在遇到泥泞挫折时,自己对自己理想追求的把握,不做欲望的奴仆,也不是金钱的奴隶,而爱和被爱的仍然会成为一种难以企及的奢望。只是,我还在想,一蹶不振,意志消沉,沉溺在过去,对往昔的回忆中,虽然美好,却是看不到或者感受不到新月流溢出浓郁的思念,淡淡的乡愁的。  

曾有一个古老的故事中说,世界上有一种没有脚的鸟儿,它只能在天空中一直不知疲倦地飞翔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中鸟儿只能落地一次,那一次就只能是在死亡的时候。三十多年过去了,这则故事始终根植在我的潜意识里,根植在我不朽的心灵深处。  

我想,能望月思考的人,能从望月中望出思念的人,望出乡愁的人,望出希望的人,就是让灵魂于洁净中出发的人,而生命的火花也就由此迸发。剩下的光华和岁月格外朝气蓬勃,富有活力。  

遥望窗外,月依旧是那弯新月。有句古词说:“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是的,人有聚散,月有圆缺。人散月凉,天各一方,多少英雄豪杰,谁不曾经历过如此的感伤和凄楚?  

身陷被孤单、寂寞、冷清缠绕的今夜,空落的心中又陡增了些许梦想。不是么?人往往因为丁点的梦想,才有了属于自己的传奇,有了属于自己人生中的一点光辉和灿烂。虽然并不那么耀眼,但终究有了一点,当生命在韶华的轮回中划上句号时,就不再有遗憾的感叹,不是吗?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百姓中国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