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辟谣!别传了,所谓厅官夫人被打是9年前的旧闻

核心提示: 23日,一则《湖北厅官夫人被误认为上访者遭警察围殴》的网文在朋友圈大量转发刷屏,查询资料,记者发现,这则引人眼球的网文竟是发生在9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一则旧闻,对于此事,齐鲁晚报当年也有权威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厅官夫人因为长的像访民政府单位门前被打,22日,这样一则网文在朋友圈流传,引发大量转发讨论,一时群情激奋。

不过,记者在仔细阅读时却发现文中描述的事发时间是在6月23日的上午,可是现在明明是6月22日,明天上午发生的事情何以如此堂皇的面世?查询资料,记者发现,这则引人眼球的网文竟是发生在9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一则旧闻,对于此事,齐鲁晚报当年也有权威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1561196096502.jpg

奇闻:厅官夫人信访局门前被打

23日,一则《湖北厅官夫人被误认为上访者遭警察围殴》的网文在朋友圈大量转发刷屏,该文引自荆楚网记者占才强的报道,该文主要内容为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妻子被6名警察殴打16分钟,武昌公安分局道歉称“误会”。公安错打了政法委副厅级干部的家属。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错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58岁的妻子。 该文据称最早是发端于一篇题为《惊曝!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网贴,该贴称事情发生在6月23日上午,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某领导的妻子陈玉莲到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的湖北省委机关办事,在门口打手机给政法委领导时,突然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的光头男人照着陈玉莲头部就是一拳,又照其腿猛踢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但继续被打。 网帖称,6人围住她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数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6名男子围殴她16分钟,后来被打的官员夫人被带到省信访中心的一个公安室,她趁机打电话给爱人求救,最终才被政法委同志营救。 对于网贴,南都记者经过调查核实陈玉莲确有其人,她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黄仕明本人也向南都记者证实了爱人被打一事。也就是说,网贴所说基本属实。 厅官夫人竟然在信访局门前被殴打16分钟,全身多处受伤,离奇到耸人听闻的情节,触目惊心的图片,这则网文极具传播力,很快引发大量转发关注。 那么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微信图片_20190625161153.jpg

漏洞:明天发生的事情何以今天就大肆流传?

这则网文细节丰富,照片清晰,按照有图有真相的逻辑似乎不会有假。不过,有眼尖的读者还是从中发现了问题。根据网文厅官夫人被打发生在6月23日的上午,而网贴发文则是在昨天也就是21日。 也就是说,按照网文,厅官夫人被打是在明天的上午,明天上午都还没有到来,何以在昨天就能将明天发生的事情描述得有鼻子有眼,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

记者在搜索引擎输入“厅官夫人被打”关键词,竟然意外发现,跟今日流传网文几乎一模一样的消息,竟然在2017年9月2底就在网络流传,文字、图片几乎与今文不差一字。 有这两个证据,完全可以得出结论,不管河北厅官夫人是否真的在信访局门前被打,此事绝对不是新近发生的新闻,即便是真的也只能是一则旧闻。

旧闻翻身被热炒,只能是自媒体拿旧闻操作博眼球,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则旧闻被拿来重抄已经不是首次。 那么,是否真的有厅官夫人被6名便衣殴打一事呢?答案是肯定的,的确发生过这样一出堪称闹剧的案情,事情的主人公的确是湖北一名副厅级官员的妻子陈玉莲,事发的详细时间则是在2010年的6月23日的上午。当年,齐鲁晚报记者还曾对此进行了权威报道,详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原由以及后续处理结果。

1561196115290.jpg

 辟谣:9年前的旧闻早已有定论

陈玉莲为何到信访局去,又为何会挨打呢?根据当年的报道,陈玉莲并非是众人想象中的无事路过,而的确是专程是奔着湖北省委大院而去,目的还真有点“上访”的意思。 

原来,外人眼中风光的厅官家庭生活却十分不幸,两人育有一名独生女,却不幸罹患红斑狼疮和尿毒症,在湖北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时不幸身亡,时年24岁。对于女儿的离世,夫妇二人认为医院的治疗失当是致其死亡的原因。该案由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受理,不过,陈翠莲回忆说,文保分局以种种理由迟迟不立案,并不组织鉴定。不得已,家人去了2005年6月全国公安局长的大接访。在大接访之后,文保分局才正式立案,并委托司法鉴定。此后医患双方长期拉锯。 

女儿的离世给了这对夫妇几乎致命的打击,许多年来一直没从女儿的死亡阴影中走出来,黄芃芃的骨灰放在她生前的房间里,作为父亲,黄仕明连女儿生前遗落的头发都不让人清扫。黄仕明一度把工作当做了精神寄托,下班后就遛狗,那条越来越老的狗,还是女儿生前留下的。即便如此,黄仕明还是禁止夫人上访,开出了不去北京、不找媒体、不发帖的要求。

6月23日陈玉莲被打当日,就是趁着黄仕明去河南开会的机会,到信访局约见湖北省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打算谈一谈自己的职称和待遇问题和黄芃芃一案的进展。 没想到的是,到了省委大院门前,刚要掏出手机给领导打电话,就遭遇了飞来横祸。后来,根据当地的调查,现场参与暴力事件的6名便衣,分别是肖邦民、郑志强、潘显光、刘清新、蒲全鸿、余金领,都是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的警员。这6人都是派驻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他们在编制上隶属于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2010年7月20日,武汉警方公布了此事的处理结果,给予肖邦明行政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给予蒲全鸿、郑志强记过处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泰来)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齐鲁晚报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