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出色的电影源于真实的感受

       中国网: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曾执导过电影《图潘》并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他的最新作品《小家伙》,由多个国家合作制片完成,于去年入围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最终获得最佳女演员奖。此次来到北京国际电影节,谢尔盖•德瓦茨沃伊除了参与展映之外,还作为主竞赛单元的国际评委会成员之一,决定“天坛奖”十大奖项的最终归属。本期节目,《中国访谈》专访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


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采访。(杨佳 摄影)

        中国网:德瓦茨沃伊先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花了近6年的时间来拍摄电影《小家伙》,那么在此期间,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最大的挑战是需要保持精力充沛,保持住“我想要做好这部电影”的感觉,并将这种激情传递给整个剧组和主要演员,使他们也能够充满激情地投入到拍摄当中。而且就剧本结构的编剧创作而言,这是一部难度很大的电影。因为这部电影的主人公是一位默默无闻的女性,她没有为自己做太多的解释,也几乎不与任何人交谈。但如果没有讲解和对话,是很难讲述好一个故事的。

        中国网:您在电影中使用了大量的长镜头和近距离特写,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表达方式?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大量地使用近距离特写是因为我刚才所说的原因。如果主角不进行叙述,那么观众该如何理解故事情节?如何理解她的过去和现在呢?这样一来,这个角色就很难呈现。因此,影片当中有很多近距离拍摄她的眼睛和脸部的镜头,从而让观众感同身受,体会角色,感受她的情感,因为她所有的情感都隐藏在内心深处。通过(近距离拍摄)她的眼睛和脸,我们可以体会到这些情感。这就是影片当中大量近距离特写的原因。这并不是什么独特的风格,而是因为由主角而决定的。

        至于长镜头,是因为我想在屏幕上呈现一个更加真实的故事,而不仅仅是电影技巧。蒙太奇只是一种技巧,但我想在电影中摒弃所有不自然的元素。我希望观众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的生活。我讨厌假的元素。当我看到一些虚假的画面时,我就不想再看这部电影了。因此我在拍摄的时候喜欢用非常自然、非常接近现实的拍摄方式。有的时候,我们甚至让演员置身于现实生活的情境中,在现实情境中进行拍摄。

        中国网:您是如何让演员适应在这样的镜头下进行表演的?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首先要进行大量的培训和练习。大家还要进行讨论,做好人物的心理建设。当我们开始拍摄时,我就对饰演主角的萨梅尔说:“听我说,你必须要真正地理解人物的情绪,做好准备,镜头当中的你每一秒都要备受煎熬,是真的煎熬,而不是表现出受苦的样子。”让她表现出身心都饱受煎熬,这真的很有难度。

        中国网:《小家伙》讲述了一个身处困境的可怜的女性的故事。 您希望男性观众在观看这部电影之后有哪些收获?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我希望观众看到真实的生活,当代莫斯科的生活,了解这些人物,同时也关注到那些小人物。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个生活在大都市的女性小人物。在我看来,人口越多的城市,人们生活得就越孤单。几乎无一例外。每个大城市都有这样的问题。每个大城市都有很多孤单的人,尤其是在莫斯科,因为莫斯科就曾有这样的历史。现在本地人很恐惧外来者,而且他们十分的封闭,不愿与人沟通。每个人都在考虑着自己的问题。莫斯科是一座商业城市,人们来到莫斯科,争名逐利,互相竞争,努力赚钱。当然,他们也并不想了解其他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而且在为目标而奋斗。

        中国网:《小家伙》是由多国合作完成的,包括中国的聚本影业也参与其中。您如何看待电影制作上越来越常出现的国际合作?这对您有怎样的影响和帮助?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首先,在我看来,现在基本不可能制作一部仅有一个国家投资的电影,这非常困难。而且我也希望电影走向国际化。我虽然是俄罗斯导演,但也有哈萨克斯坦的家庭背景,因为我出生在哈萨克斯坦。(所以)有时他们也会把我看做哈萨克导演,虽然我是俄罗斯国籍。我希望电影制作可以更加国际化。我也希望全世界所有人都有机会可以看到我的电影。

        我拍电影并不仅仅是为了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我希望能为全世界拍电影。对我来说,与人交流非常重要,包括中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等,与他们进行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电影是一门国际艺术。举个例子,你不能满足于自己的电影只在俄罗斯放映。如果你要创作艺术,那艺术就是国际性的。更多的国家意味着更多种可能性,不要被某些规则所约束,这一点非常重要。

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分享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感受。(杨佳 摄影)

        中国网:您是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评委。请问您为什么接受这一邀请?另外,作为评委和参赛导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偶尔做做评委是很有意义的。因为,首先,可以欣赏很多好电影。北京国际电影节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组织有序,安排合理,而且进入主竞赛单元的电影水平都很高,是非常好的电影。欣赏一些好电影、结识有趣的评委并与他们进行高水平的探讨,是十分有必要的。

        从精神层面来说,当评委很轻松,因为你只需要评判电影,而不用展示自己的电影。当你带着自己的电影参评时,尤其是在竞赛单元中展示自己电影时,你的情绪会很紧张,这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而当评委,可以更多地讨论电影、分析电影。这是一种不同的体验。能够体验这两种身份,是很棒的经历。

        中国网:您认为一部出色的影片需要具备哪些元素?您个人的评价标准是什么?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有一些要素非常重要,例如出色的编剧,有支撑力的剧本框架,以及富有感染力的表演。这些很重要。当然还包括出色的摄影技巧。还有一些(其他的)方面。但是,对普通观众来说,重要的是头脑和心灵。就是说,电影要能够同时感染你的头脑和心灵,不只是一方面,而是两者皆有。对我来说,评判一部电影还需要从艺术角度进行考量。

        中国网:您对中国电影目前的发展有怎样的看法?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这个不太好说。中国电影是一个庞大的产业。当然了,我看过一些(中国的)艺术片,都是水平很高的影片。就我看过的艺术片而言,你们有非常出色的导演,有非常坚实的电影文化(基础)。我也想看更多的中国影片,我认为就艺术片而言,中国现在的水平非常高,艺术影片的制作越来越精良。我为你们感到高兴,因为并不是每个国家的电影产业都有这样的(发展)。

        中国网:来到中国后,中国最吸引您的地方是哪里?是否有您期待合作的中国演员,或者想要拍摄的中国故事?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作为一名导演,我很希望能够在中国拍电影。我可以在中国拍出电影,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这里的每个地方我都能够感受到生活(的气息)。你会在城市里、在街道上看到很多的普通人,他们默默无闻,过着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生活充满了力量,很有意思。在中国可以感受到生活的力量,我喜欢这种感觉。俄罗斯也是如此。一切都未经打磨和修饰,可以感觉到真实。这对我来说非常难得。

        我非常希望在中国拍一部电影或是再次与中国的制片人合作。中国有很多优秀的演员,例如,我通过张艺谋的电影所了解到的巩俐。虽然我说不上来所有人的名字,但中国有很多优秀的演员。

        中国网:我们还要再等十年才能看到您的下一部影片吗?

        谢尔盖•德瓦茨沃伊:很多人都这样猜测,他们说,你拍一部电影就花了十年……其实我也不知道(下一部电影还要多久)。其实,我也希望以更快的速度拍出好的影片。因为这部电影,《小家伙》,是一部拍摄难度特别大的电影,非常特别。很多难题都集中出现在一部影片当中了,所以过程非常艰难。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挑战。

        中国网: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中国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