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孝中华周刊:河南原阳有个博浪沙 --社会--百姓视野导刊

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河南原阳有个博浪沙

周作人在《博浪沙》一文中说:“博浪沙也是河南地方,不曾到过,不知形势如何,照道理讲总须是峡谷,或一面是崖岸,居高临下,方可。若是一片平原,不但无可隐蔽,而且铁椎也难掷得很远。”我不由哂笑知堂先生猜想的错误。博浪沙在我的家乡原阳县,那里可是一马平川,全没有什么“峡谷”或“崖岸”。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跟我到博浪沙一游。

580×867

出原阳县城东行百步,再沿一条蜿蜒小路向南走,就来到历史上张良刺秦处——古博浪沙。这个曾经让秦始皇吓破胆的地方,此时格外清幽。石头砌成的台子上,一亭一碑默然而立。亭为四柱四角飞檐,碑为青石,高约2米,乃清康熙二年阳武知县谢包京所立,上刻谢知县亲书的“古博浪沙”四字,笔力遒劲,气韵不凡。这里并没有开发成旅游点,因此少有人来。荻花飘飞,柳条婆娑,野菊点点,细流无声,秋虫唧唧,仿佛古人笔下的一幅秋野图。在这避开城市喧嚣的一隅,正好遐思迩想,吊古咏怀。

580×387

秦嬴政虽然统一了六国,但多次遭刺的他仍时时提防,将民间兵器熔铸成12个重达24万斤的铜人,立于咸阳宫门口,以震慑天下。为控制辽阔国土和巡游的需要,他征调民工修筑“驰道”,这驰道宽50步,土高石厚,用铁椎夯实。路旁每隔三丈植一株柏松,既可清暑,又可赏心。弛道共修了两条,一条由咸阳往南,直通吴楚;一条由咸阳往东,直达燕齐,向东这条便经过博浪沙。

580×382

公元前218年,张良与一位大力士手持120斤的大铁椎刺杀秦始皇,不料只击中了副车。秦始皇大怒,搜捕了十天,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结果,连张良的影儿也没抓到。张良后来辅佐刘邦,反而把秦始皇的江山改了姓。后人有诗赞道:“意气如君有几家?仇秦未遂亦堪夸。一椎楚汉随蜂起,十日龙蛇蹈海涯。”

沧海桑田,2200多个春秋过去了,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博浪沙的历史,也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走上东边的河堤,看到田里的农民正在收割稻子,“平畴镰响刈禾人”,他们手中的镰刀像一尾鱼儿在稻浪里快活地游动,游在丰收的喜悦之中。没有收割的稻子随风微微起伏,闪动着金黄的波光,让人在渐凉的秋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暖意。

580×241

谁能想到这里五十多年前还是白茫茫一片盐碱地,只稀疏地长着一些蒿草,再加上蝗灾旱灾,兵患匪祸,老百姓的日子啼饥号寒,朝不保夕。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的人民引黄灌溉,改良土壤,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如今的原阳稻谷飘香,锦鳞游泳,宛如江南。原阳大米以优良的品质赢得了“中国第一米”的赞誉,甚至远销到海外,农民的腰包鼓起来了,楼房盖起来了。每年稻米收获后,县里都要举行大米节,农民们把欢庆的锣鼓敲得震天响。

580×430

秦朝已有“国道”经过的博浪大地,今天更是四通八达:107国道、焦新高速路穿越县境,京港澳高速与县城擦肩而过,到开封、郑州,往北京、广州,俱是通衢大道。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博浪沙,虽然已经成为历史旧迹,但是那种豪气冲天的精神,不是一直在鼓舞着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去改变历史,去创造更加美好、幸福的未来吗?(文/李豫  责编/曹道伟)

580×326

作者简介:

李豫,男,1969年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河南省原阳县人。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在各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新闻作品1000万字,并有作品推介到海外媒体发表,作品曾获中国散文诗创作一等奖、河南省“黄河杯”文学艺术大赛二等奖等。2010年,散文集《故乡回望》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现为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协会新乡分会理事、河南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原阳县政协委员、原阳县作协秘书长。现在原阳县第三高级中学工作。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德孝中华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