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人生因信仰而璀璨——记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

崔道植在全国枪弹痕迹检验技术培训班上授课。 (资料图片)

有没有一件事情值得你用一生去做?在著名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的心里,痕迹检验就是值得奉献一生的事业。为了这项事业,85岁的老人仍然孜孜不倦地钻研,虽然早已退休,但是他的思想却一刻也没有离开工作,他的心中永远燃烧着一团炙热的火焰,那就是为公安事业贡献自己的全部。

报效国家

崔道植童年遭遇日本侵华战乱,自幼跟随父母逃亡,忍饥挨饿。直到新中国成立,不再挨饿又有书读,他深深记得共产党的好。19岁那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进入党组织大门第一天,我就获取了支撑一生的力量。”崔道植说。

进入公安机关后,崔道植先后到中央民警干校(现中国刑警学院)、哈尔滨业余职工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深造学习,“党组织为了培养我花了很多精力与经费,我必须用我所学回报党恩”。正是怀着这样一份真挚的信仰,崔道植一路走来始终步履铿锵,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刑事科学技术以及与之相关的医学、数学和逻辑等方面的知识,希望倾尽所学报效国家。

1975年,公安部在河南郑州召开的全国刑事技术工作会议上,崔道植与其他4个省的同行承担了《人手各部位长宽度与身高、年龄、体态的关系》的科研课题。经过4年不懈努力共搜集了12500人的125000份指纹卡,崔道植运用数理统计学对国人手掌各部位长宽度进行了系统的统计分析,首次测得国人手掌各部位正常值和其与人体身高、年龄、体态的关系,为利用现场手印分析犯罪分子某些生理特点提供了新的依据。

自1981年以来,崔道植围绕枪弹痕迹采取弹痕的检验方面先后撰写了一系列论文,分别在公安部枪弹痕迹档案管理教材、枪弹痕迹检验技术教材和国际刑警第十届年会上发表。同时,崔道植还开创了指甲同一认定、牙痕同一认定并侦破疑难案件的先河。

1994年年初,崔道植根据其长期从事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发现,在有些犯罪现场上遗留的痕迹,反差不强,无法确定其特征而不得不舍掉。他觉得不解决这些问题就没尽到自己应有的责任。经请示公安部科技司批准,他决定立项研究《痕迹图像处理系统》。研究这一系统,必须依靠当代高科技计算机技术。当时计算机技术对崔道植来说绝对是门外汉,但是为了按时完成课题任务,他向课题组合作伙伴、专家、教授们请教,向书本请教。有时为了掌握一项图像处理技术,他几天不回家,吃住在实验室。经过课题组全员的齐心努力,对每一项技术指标进行了上千次的实验,终于在1996年10月圆满完成了该项课题任务,并顺利通过了部级专家鉴定。该科研成果在黑龙江、内蒙古、宁夏、甘肃等地推广后,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崔道植在黑龙江乃至全国警坛威名远扬,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和业绩。“如果说这些年我取得了一点成绩,那都是党培养教育的结果,是党和国家给了我实现人生价值的平台。”他说,要报恩,就必须落实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公安事业尽职尽责的具体行动上。

奋斗不止

崔道植1992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证书。1994年,已经功成名就的他本可以退休回家颐养天年,可是,他的心里始终牵挂着公安事业。每年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都要十几次甚至几十次抽调崔老参与疑难案件侦破工作,只要老将出马,再难的案子也能查个水落石出。

国家弹头痕迹档案现代化管理技术的研究进展情况是他一直牵挂的事。1997年他参观了公安部举办的国际刑侦器材展,看到加拿大、美国的《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心里很着急,想到自己干了一辈子枪弹痕迹检验工作,却拿不出我们国家自己的“系统”,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攻破这个堡垒。

搞科研就得花钱,可自己已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不可能再向单位要经费。于是,他精打细算,从自己工资里留下生活费用,其余全部花在科研上。为了研究膛线痕迹的提取技术,他访问过国内7所高等学府和3所精密仪器研究所,为了研制一种高精度制模片,他去过国内3大铝厂和铝箔片厂,为了研制理想的弹痕展平装置,他先后设计了4种模型图,与4个机械加工厂研制过。经过5年多的苦心研究,他终于发明了一种用特制铝箔胶片提取弹头膛线痕迹的技术,并获得发明专利证书。他还设计制造了一种弹痕展平装置,并获得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用它复制出来的膛线痕迹,既清晰又稳定。

找崔道植鉴定的样本和检材,都是难点中的难点,都是众多专家难以定论的疑难鉴定任务。1994年10月21日,山东省某案发现场留下两枚7.65mm手枪弹,过了7年后山东省公安机关发现了重大嫌疑犯,并缴获了一支比利时造“枪牌”手枪。经过有关机构检验,均认为枪管磨损严重,无鉴定条件。后来,手枪送到崔道植的手上,崔道植用自己发明的“铝箔胶片”与“弹痕展平器”将送检的弹头膛线痕迹全部展平后进行线痕接合检验,并得出了“枪杀现场提取的弹头就是用缴获的‘枪牌’手枪射击”的结论,于是案件很快告破。

近年来,甘肃白银案、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白宝山袭军袭警案、沈阳运钞车大劫案、郑州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等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被破获背后,都有崔道植的重要贡献。在84岁时,他还接受公安部指派,飞赴云南执行疑难枪弹痕迹鉴定任务。

从警63年,崔道植累计鉴定痕迹物证7000余件无一差错。

无私奉献

崔道植一生淡泊名利,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对党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2006年,崔道植因荣获全国公安科技突出贡献奖,拿到40万元奖金。然而,他却将全部奖金给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添置鉴定设备,购买鉴定器材捐助兄弟省市公安机关。

“崔老有很多专利,完全有机会从中获得巨大经济利益,但他都把这些专利无偿献给了单位。”深圳市公安局痕迹检验大队长梁传胜说。

84岁那年,崔道植接到公安部指派的一项任务,鉴定内容为深圳发生的一起疑难案件。这次鉴定,是崔道植从警以来的最大挑战。因为就在接受任务的当天,崔道植的背包带断裂,背包带上的一个铁卡子射至左眼,导致他眼白位置出现一个L形伤口。由于右眼患有轻度白内障,左眼的伤痛给他的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但他依然坚持工作。当他的儿子崔英滨来看望父亲时,老人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崔英滨翻开父亲左眼皮看到那个伤口时,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强行带着父亲来到哈尔滨眼科医院,医生给崔道植的伤口缝了4针。

一年前,崔道植的老伴患病,为了照顾老伴,崔道植与老伴搬进一家养老院居住,并且带去了自己全部痕迹鉴定设备,一边照顾老伴,一边抓紧时间工作,工作量远超一般在岗的刑事技术人员。即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已85岁的崔道植还每天坚持整理资料,他将以往工作中的成功案例做成PPT,留给年轻刑事技术人员做参考,还不断推进非制式枪支建档课题攻关。

“老伴的病情逐渐稳定,我已经和3个儿子商量好了,公安部再有案件现场勘查任务,由他们3个轮流照顾,我还要重返一线勘查现场。”崔道植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姜天骄)

责任编辑:admin888
注:本文转载自经济日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