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登上长城的老奶奶 --小说--百姓视野导刊

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登上长城的老奶奶

u=3505012060,720583006&fm=26&gp=0.jpg

天津/于海游

小县城的城乡结合部,去长城的小巴带着一阵风停下来。售票员喊着:“去长城的走啦!走啦啊!”

准备和我一起上车的是一位齐耳短发、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我赶忙让她先上车。她上车有些吃力,一手提着一个无纺布手袋,一手努力抓住车门把手,嘴里不停地吭哧着,还嘟囔着什么,看上去她年纪很大了。

我和她成了邻座。车驶出县城,很快进入了蜿蜒的山路。老太太东张西望一阵后坐稳身子,然后,她摸索着从右侧的兜内摸出一瓶药,我看到上面的标签是“利血平”。她抖抖药瓶倒出两粒,麻利地放进嘴里,用舌头裹着,随后又从手袋里掏出一杯子水来,拧开盖子,一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口。

她见我看她,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她嘴里已经看不到几颗牙了。我搭讪道:“您是回家还是走亲戚?”老太太见有人和她说话,兴奋起来,她清了清嗓子,说:“我不是回家也不是走亲戚,我去登长城!”我听了很惊异,这位老太太孤身一人来看长城?这些小巴士虽然去长城,但是沿线的山民都习惯搭乘小巴来往于县城和山区之间购物或回家。我刚才还以为这位老太太就是那些山民中的一位呢!

我好奇地问:“您这么大岁数一个人出门看长城,您的家里人怎么不陪您?家里人多不放心啊!”

老太太又笑了,一脸的灿烂,嘴边和额头的皱纹一开一合,“我不大,才八十三,我不用家里人陪,除了有一点血压高,身体很硬朗!”

我有些担心了,问她:“您出来,家里人知道吗?出了事情怎么办?”

老太太并不介意,依然咧嘴笑着,只是说话的声音有些神秘了,“我没有告诉儿子,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我心里开始不喜欢这个老太太了,这么大岁数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看长城,多危险啊!净让子女着急!

老太太瞅我看着她不说话,小孩子似的赶忙解释:“我都八十三了,活八十多了还没看过长城呢!我以前很想来看长城,但是都没看成。七十三,八十四,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明年就是坎了,我活不了几天啦!长城就离家几十里地,现在交通那么方便,趁我没死还明白,想摸摸长城的砖!”

我生出了几分敬畏,这么大岁数还有这么个情结也怪好的。她一定是怕家里人阻止她来看长城才偷偷地跑出来的。我劝说她:“您一个人出来,怎么也该告诉家里人一声啊!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老太太倒是爽快,说:“我没有手机,借你的手机打吧,家里没电话,邻居有电话,就给邻居他张婶打一个吧!”

我按照老太太提供的号码拨通了电话,老太太接过电话大声说:“他张婶吧?我是李奶奶,你告诉我儿子一声,我到长城啦!让他放心,我好着呢!嗯嗯,挂了啊,是车上一位好心小伙子的电话,不给人家浪费话费啦啊!没事,没事的!你多费心啊!”通话完毕,老太太把电话递给我,带着一脸的感激。

半个小时后,车到了长城停车场,我们都下了车,我嘱咐了老太太几句,道了别,她兴冲冲地融入到了游客当中。

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我是刚才用您手机打电话的那个李老太太的邻居,他们都管我叫张婶,老太太还在您身边吗?”我说:“哦,我们到长城脚下分开了,我想她已经爬上长城了,您有事情吗?”

张婶说:“是这样的,老太太的儿子知道了这件事,很高兴!他让老太太在长城上照几张相片,顺便采一支野花回来。好让他看看长城,闻闻花香。”

我不解地问道:“老太太的儿子不能来长城看吗?”李婶解释说:“老太太的儿子是残疾人,从小就卧床不起,老太太一直伺候儿子到现在,50多年了,娘俩相依为命。”

挂掉电话,我触摸着长城坚实的城墙,眼睛有些潮湿。我走上长城,搜寻着那个老奶奶的身影,我一定要找到那位老妈妈,把他儿子的嘱托带给她,并要给她拍几张相片!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德孝中华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