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诗中走出的蛾眉月

湖北/饶尧

山里的他入城求学,遇到城里的她。

她读诗,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沉醉!他读她,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怦然心动。

她读他如诗,他读她如月。

f11f3a292df5e0fef58ca2a8526034a85fdf7286.jpg

那个美丽的春日,她来到山村,嫁给文质彬彬的他,红扑扑的脸映红了满山的杜鹃,兴奋的唢呐吹动了潺潺的河流,吹响了清脆的山雀,吹得全村人灿灿地笑。她喜欢大山,就像喜欢文字一样喜欢大山。她更喜欢他,喜欢他的沉默,这沉默如山一样稳重,这沉默如诗一样悠长。他的胸膛厚厚实实的,靠在他怀里,有一种安全感,像山一样实在。

她离不开山,也离不开他,山和他就是她从小憧憬的生活的模样,他们就是她创作的汩汩源泉。然而,生活的另一番模样并不像她笔下的文字那般诗意。他每天都要离开她,天蒙蒙亮,他就要带着同村的几个孩子到另一座大山的小学去任教,要走长长的曲折的山路,要过宽大的湍急的河流。只有在月儿升起时,他才会回到她的身边,回到她们的小屋。每一次黎明的告别,都要带走她长长的牵挂,她的牵挂比他走的山路还要长,比大山中的深谷还要深。

有一次,她嗔怪地对他说:我不喜欢太阳,我只喜欢月亮。”“为什么呢?”“因为太阳一出来,你就要离开我,月亮一出来,你就会回到我身边他顿了顿,认真他说:我也喜欢月亮。”“为什么呢?”“因为你就是我的月亮,你像月亮一样温柔、沉静,还像月亮一样美丽,我要你永远做我心中的一弯蛾眉月,让我们的爱情像蛾眉月一样永远保鲜。她听得醉了,她觉得他说出的话,就像他本人一样,像吟诵的诗。

岁月就在这日升月落中,像诗一样地展开,他们一起在这山里抒写着他们的诗篇。然而,有一天,她也说不清是哪一天,生活对她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为了救落水的学生,掉进了湍急的河里,再也没起来。她忘了恐惧和危险,钻进了山里,在曲折的山路上奔跑着,在湍急的河畔呼喊着,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山都被她喊答应了,他没有答应;河谷被她喊答应了,他没有答应;太阳被她喊出来了,他都没有答应……她不知这样疯癫了多少个日升月落,才回到他们那个爱的小屋。

母亲来了,要把孤单的她接回城里,可是她抚摸着微微鼓起的肚皮,深情地说:我不会离开这里,他的魂在这里,他的根也要留在这里。

以后,她就像从前的他,天一亮,就带着同村的孩子去另一座山的小学任教,月亮升起来,就回到他们小屋写作,写他们永远保鲜的爱情,写山村的变化,写教育的发展。

若干年后,她望着天上的一弯新月,对他说:你看见了吗?这里通畅的山路与美丽的校园是我们的儿子与他的同学们一起建设的。她相信此时他一定在天上等她,于是微笑着闭上了祥和的目光,飘飘乎羽化而登仙。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百姓中国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