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登封一村民打工回家发现房屋土地被强占,三级法院判决被“拒不执行”!

 出门打个工,没想到回家时才发现房屋土地全被强拆强征了。即便打赢了官司,有关单位数年来非但不执行判决,反而将苦主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无所作为。苦主哀叹:难道非要将我逼成“欧金中”?

 2016年5月,打工回家收麦子的河南省登封市唐庄镇范家门村村民李雪平惊恐的发现,自己家的房屋和数亩土地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现代感十足的“旅游接待中心”。

 经了解后才得知,原来是村委会在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将自己家的房屋土地侵占,建成游客接待中心谋取利益。

微信图片_20211116133042.jpg

 此后,李雪平向各级信访部门,国土部门举报维权,镇政府的回复均是:“反映问题失实。”

 李雪平想不明白,证据就耸立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己反映的问题怎么就“失实”了?

 信访举报渠道走不通,李雪平拾起法律的武器,希望法律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7 年4月25日,李雪平一纸诉状将范家门村村委会支书范战标告上了登封市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定被告停止侵害,拆除非法建筑物,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2017年6月28日,一审法院驳回了李雪平的起诉。其判决理由是:涉案土地上的建筑物为范家门村村委会所为,李雪平无证据证明新建筑物系村支书范战标个人所有。

 自己的房屋土地明明就被村支书趁自己外出打工之机非法侵占了,为什么会驳回自己的起诉呢?李雪平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年9 月4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撤销登封市人民法院(2017)豫0185 民初2703 号民事裁定,指令登封市人民法院再审。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裁决书中称,“本案中,涉案土地上建有旅游观光接待中心,李雪平有权对该行为提起诉讼”。

 2018年5月28日,登封市人民法院另行组建合议庭,做出如下判决:唐庄镇范家门村委会应停止侵害,于本判决生效起30 日内拆除侵占李雪平耕地上建筑物及附属物并将该地块恢复原状。

 在违法事实证据确凿,在法院判定侵占事实成立并责令30日内拆除非法建筑物恢复土地原状的情况下,范家门村委会依然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驳回一审判决,依法驳回李雪平的诉讼请求,维护范家门村委会的合法权益。”

 在范家门村委会的上诉书中,抢占他人房屋土地进行非法建设成了“合法权益”。

 2019 年3 月5 日,郑州中院做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范家门村委会继续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9 年12月13 日,河南省高院做出判决:驳回登封市唐庄镇范家门村委会的再审申请,维持原判。

 值得注意的是,在李雪平的不间断举报下,2018年5月11 日,登封市国土资源局回复李雪平称,“范家门村委会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擅自在范家门村建游客接待中心 属违法用地行为,我局执法人员多次通知不予配合。”

 至此,无论是三级法院还监管部门,均做出了“违法建设责令拆除”的结果。

 但遗憾的是,这个强占他人房屋土地非法建设起来的“游客接待中心”,就像个不倒翁一样,没有人去将其拆除,也没有人去强制执行法院做出的判决。

 法院做出的权威判决,国土部门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像张纸一样。

 无奈之下,李雪平以唐庄镇人民政府“未依法履职”为由,将其起诉到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法院。

 2018年11 月21 日,新密市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唐庄镇人民政府“未依法履职,未依法拆除非法占地建筑物,存在行政不作为。并指令唐庄镇人民政府3个月内对李雪平耕地被占用依法拆除。

 但新密市人民法院的判决,同样成了一张废纸。“依法拆除”的判决同样未被“行政不作为”的唐庄镇人民政府纠错和执行。

 2019年3 月18 日和 2019 年3月20 日,李雪平分别向新密市人民法院和登封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两家法院均以各种理由,均不执行。

 2020 年8 月中旬,登封市人民法院执行局承办人刘法官口头通知李雪平:你的案件已执行到位结束,你可以回家耕种小麦了。

 李雪平听到后非常高兴,心想官司打了5年,终于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李雪平兴冲冲的返回老家后赫然发现,自己被骗了:违法占地建筑物根本就没有拆除,更不用恢复土地耕种了。

 李雪平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法院执行局承办人,承办人解释说,“离房子向南100那块地不是把地板砖去掉了吗,那块地就是你的”。

 李雪平回复称,“那块地是范战有的,咋会是我的呢?”

 承办法官说,“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你耕种吧,如果范战有不让你耕种,你给我联系,我拘留范战有。"

 有了法院的“撑腰”,李雪平找到范战有说,“法院说你的那块耕地是我的,让我种小麦呢。”

 谁知范战有恶狠狠的对李雪平说,“你敢种我的耕地,我把你的腿打断。”

“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

 那一刻,李雪平感到了无比的黑暗,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黑暗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带着绝望的心情,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想法,李雪平于2020 年8 月底,到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寻求帮助。

 随后,他被驻京办“回家给你解决问题”的承诺诱骗回老家,遭司法所工作人员暴打至住院。

 即便身处无边的黑暗,但李雪平依然向往光明,相信光明,他更相信朗朗乾坤之下,总会找得到一个说理的地方。

 2021 年过完春节后,李雪平再次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反映情况。

 河南高院做出指令:令新郑市法院执行反映人的案件。

 3 个月后,新郑法院承办法官李林林对李雪平说:“你的的案件我执行不了,登封市各个有关部门和唐庄镇政府都不予配合”。

 身心疲惫的李雪平,再次申请登封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2021年7月9日,登封市人民法院执行局长给了李雪平一纸“登封市人民法院给登封市唐庄镇政府下发的函告”,让李雪平拿着这个函到国家信访局举报。理由是:范家门村委会和唐庄镇政府“拒不履行”法院判决。

 堂堂的一级法院,居然执行不了三级法院做出的判决,反而要求苦主到国家信访局去寻求帮助,真不知道讽刺了谁?

 2021年4 月,李雪平再次到河南省信访局反映范家门村委会违法占地建筑情况。

 2021年7月8日,登封市国土资源局回复李雪平,“你反映的情况属实,我局再次要求唐庄镇人民政府依法拆除违法占地建筑物。但因唐庄镇人民政府拒不履行本局给唐庄镇政府下发的函告,你可以拿着这个函到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

 真不知道范家门村委会和唐庄镇政府何德何能,一个“拒不履行”就难倒了三级法院和国土资源部门,逼得法院和国土资源局都一致建议苦主到国家信访局去举报。

 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有了去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后被暴打住院的经历,李雪平有理由怀疑,如果他再次到国家信访局,或许会被“寻衅滋事”抓起来。

 他决定不上这个当。

 此后,李雪平又无数次去找过登封市人民法院的领导,要求法院强制拆除,至今无果。

 如今的李雪平,被逼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他还要在这条维权的道路上跋涉多久,他会不会被逼成下一个“欧金中”?

 尚需拭目以待!

微信图片_20211116133101.jpg

 本文为李雪平实名委托刊发,联系电话:18638019566

责任编辑:李乾坤868
注:本文转载自央舆三风新时代,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