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红网平论:污染的书法

 据多位书法家评价,赵长青的书法“非常一般”。然而,自从坐上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副主席的“宝座”后,他很快变成了“一流书法家”,作品价格每幅上升到十万元,真正的“一字千金”。这是对书法的严重污染,“污染源”正是官本位。

 它首先催生了不少“官员书法家”。不能说他们的书法都“非常一般”,但能称得上一流的实在太少,不少只是爱好者水平。然而,其“大作”常能被人“热捧”。曾几何时,其人也多为当地书协的要角乃至“龙头老大”。其实不是其书法有多好,而是手中权力有“神力”。不过,一旦“神力”消失就会露馅。比如河南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在位时其书法被吹得神乎其神,“犹如黄河之水自天而下,刚柔相济,一泻千里”,价格每平方尺达2000元。他关进秦城后一幅作品即使起拍价仅30元也无人问津。假如这些人混个“书法家”只为附庸风雅也就罢了,问题是他们要借之捞钱。对书法的污染,莫此为甚。再想想,污染的又何止是书法?

 其次是诱使很多人争做“书法官”。官本位告诉人们一个“常识”:书协主席的字肯定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肯定比秘书长的好,秘书长的肯定比理事的好。而好的背后则是名气和银子。于是,不少人便瞄上了“书法官”。“官员书法家”往往捷足先登,比如河南政协原副主席靳绥东,就“荣任”河南省书协名誉主席多年。非“官员书法家”也不示弱,尤其到了换届,上蹿下跳,丑态百出。最终呢?有的地方书艺平平的“煤老板”当上了书协主席;有的地方“领导班子”像“糖葫芦”般一长串,比如某省书协曾有34名副主席和11名名誉主席。

 蝇营狗苟的名利双收,潜心书艺的却被边缘化,这对书法艺术是致命的伤害。究其原因,至少是名利熏心。争当“官员书法家”也好,攀上“书法高官”也罢,都是被名利两字迷住了心。应该说,名利思想人人都有,但尔等的要害是:突破了道德乃至法律底线。“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他们远没有这个境界。借书法谋私的就更多了,比如李大伦,一本书法集售价418元,再通过权力向治地摊派。

 再说具体些,下列几点也难逃干系。其一,没有敬畏。成为一个优秀书法家或其他文艺家并非易事,要靠天赋、痴迷和苦功,最终还要靠品质,然后才可能“玉汝于成”。遗憾的是,不少人对这不以为然,常常过高地估计自己的才华。其二,心太浮躁。不愿付出“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艰辛,但又想快速成名,故只有投机钻营。其三,品格低下。管他才不配位,管他沐猴而冠,只要能上位,只要能捞钱,就是成功。其四,外行助力。我认识一位老板,每年都要买些字画送礼,他判断作品优劣的唯一标准,就是作者的乌纱。放眼望望,这样的“内行”太多了。那么多人争当“书法官”,与这些人的“给力”也有很大关系。

责任编辑:李乾坤868
注:本文转载自红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