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孝中华周刊文摘:“大脑开发”课程 老师称不懂原理 --社会--百姓视野导刊

百姓视野导刊

广告位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大脑开发”课程 老师称不懂原理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大脑开发课程 老师称不懂原理

   记者回访全脑开发培训机构双优贝贝,否认存在加盟行为,称只有技术代理;未取得相关资质

400×266

  6月19日,北京双优贝贝公司,记者体验额头吸附硬币。专家表示,此种现象仅因为摩擦力产生,没有所谓磁场一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00×230

  在双优贝贝公司门口背景墙上张贴海报上显示的字样为“双优全脑开发”。 视频截图

400×282

  6月17日,《新京报》刊发“全脑开发培训乱象调查”报道。

  ■ “‘全脑开发’培训乱象调查”追踪

  6月17日,《新京报》刊发“全脑开发培训乱象”系列调查,6月19日,新京报记者回访了报道中提到的一家全脑开发机构——位于大兴区的双优贝贝(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探访中,相关培训人员表示他们的这些教学方法在行业内很普遍,“我们只是将一些全脑开发的方法进行了分享,这是出于商业的目的。但是我们只知道如何记住东西,对于背后的原理我们并不清楚。”

  否认加盟 只称提供技术代理

  针对6月17日报道中提到的品牌加盟和缴纳加盟费用问题,双优贝贝培训教师张伟(化名)介绍,全脑开发课程主要是能够培养孩子的记忆力和专注力。来公司参加培训的多是想要在各地开设培训班的人,他们在公司交付一定技术代理费,公司便把全脑开发的课程教给这些代理,也可以使用公司的商标,这不算加盟。

  “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推广;影视策划;企业策划;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会议服务。”这是双优贝贝(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在张伟的讲述中,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把这项技术推广下去。

  在双优贝贝公司内,摆放着一些未标注颁发机构的奖杯,上面刻有“世界脑力锦标赛指定训练机构”“年度影响力企业”等字样。

  “这是为了商业目的,我们不会去宣传这些,但有些代理商来了就会看一看。”张伟向新京报记者解释道。

  自学后培训 出于商业目的的“分享”

  张伟介绍,自己通过自学,掌握了快速记忆的办法,在言语中,他现场主动向记者展示快速记忆的方法。记者在白板上随机写下了三十多个数字,他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看完并背诵了下来,其中有两处记忆不准之处,在修正之后,又倒着背诵了一遍。张伟说,他使用的是定桩记忆法,他把每四个数字分为一组,定在一个“桩”上,这个桩就是他家的各种物品,这些物品本身是排序的,按照物品的排序,能够得知数字组的排序,而每个数字在记忆的过程中,都有固定的图像表达,这个也是在之前就记好的。有新的数字串出现,只需要记住这些“图像组合”,就能够把这串数字记住。

  张伟告诉记者,这种记忆方法,也是他通过网络和自己买书籍自学而成,并不是他独创,公司所有的教育方法,也都是从他处学习和总结而来,再对其他人进行培训。

  对于此前记者暗访时表示代理合作一事,张伟解释称,“我们当时只是将一些全脑开发的方法进行了分享,这是出于商业的目的,但是我们只知道如何记东西,对于背后的原理我们不清楚。”

  “脑门吸勺”测试 商家不知原理

  此前报道中,张伟曾经给记者介绍了一种额头吸住勺子的教学课程。昨日,记者要求当场展示,他擦干了记者的额头,分别放置了硬币和订书针在记者额头,让记者闭上眼睛,保持专注。在试验中,记者并未集中精力,但张伟先后将订书针和硬币贴在记者的额头上。

  张伟此前解释称,这是因为人的专注产生了磁场,所以额头能够吸附住金属类的物质。但昨日当记者拿着一块木制积木放置在额头上时,同样粘在了额头上。对于这一现象,张伟昨日表示自己也无法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原理,这只是我们会传授下去的一种趣味的教学游戏,是让孩子们玩的。对此,张伟觉得自己没骗人,只是因为我们在实践的过程中发现,孩子好像越专注,吸附金属时间就会越长。”

  对此,中科院心理所附属北京中科青云实验学校副校长周德文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一现象仅仅是因为摩擦力,没有通过专注力来形成磁场这一说。”

  用谐音记单词 方法网上来

  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在公司里摆放着各种教学器材,其中包括唐诗卡片、华容道等。“这些都是从网上买的。”张伟告诉记者。

  对于此前报道中提到的感知力课程,张伟拿出教案并解释称都是一些竞猜类小游戏。记者浏览教案发现,低龄孩子的教案内容多是一些冥想,观察类的游戏,在问及为何这样设计时,张伟回应称:“只能教那些大孩子记忆的方法,小孩不可能一上来就教他们东西。”

  在一本双优贝贝开发的教材中,三年级的英语单词记忆的方法中写着,“ruler,拆分成rul(拼音:如来)和er(拼音:儿),联想记忆是‘如来给儿子一把尺子’。”对于这些方法,张伟解释称,这些记单词的方法在网上也都能找到。

  ■ 律师说法

  相关机构未获得资质

  对于双优贝贝的所谓“技术代理”,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燕文薪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公司的这种设置基本上就规避了违规行为,因为其提供的是技术服务和产品,而不是具体的教学工作。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周浩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规定,举办实施学历教育、学前教育、自学考试助学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举办实施以职业技能为主的职业资格培训、职业技能培训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并抄送同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所以,双优贝贝的这种职业培训也需要获得审批。

  新京报记者随后致电大兴区教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公司并未在其辖区取得相关资质。

  ■ 专家声音

  定桩记忆会致系统性混乱

  记者注意到一些课程还包括感知力,心灵感应等内容,张伟称,他们仅仅是取了这样的名字,内容就是和孩子玩游戏。

  张伟表示,感知力不是他们机构的主要课程,也不会用作宣传,他们机构主要的课程是培训记忆力方面的。比如他所使用的定桩记忆法等内容。

  然而,对于张伟提到的这些记忆方法,专家并不认同。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中心主任淘沙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种定桩记忆法中联想记忆和情景记忆的符号化标的最终会导致人的系统性混乱,比如记忆时要把“79”编码成“气球”,“39”编码成“三舅”,要先记住这些编码,回忆时也先想到编码再将其进行解码还原,这其实多了两三步的运算,对大脑来说反而是负担,而且会干扰原来的符号化系统。它不能够提升工作记忆能力,缺点高于优点。作用只能体现在“表演”的时候,其他场景用不上。另外,从科学角度来讲,拍照记忆(图像记忆)可能是有的,但因编码和存储的信息量较大,往往导致记忆容量有限且保持时间极短。

  新京报记者 刘思洁

责任编辑:编辑部
注:本文转载自新京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